第23章 惊喜

360黑龙江时时彩 www.pqp9g.cn 发布时间:2018-07-04 13:56:54|字数:3335

翌日一早,凌珍照例给崔婉馨请过安后,便和梅兰竹菊四人一道做起了女红。

珍惜殿。

“主子,您又在发呆啦!”兰儿调笑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便响起了四个丫头的笑声。

凌珍被她们的声音拉回思绪,嗔了四人一眼,就低头专心地绣手里的香囊了。

“主子,您刚刚是在想徐将军吗?”梅儿没忍住问到,主子现在越来越喜欢发呆了。

“你说呢?”凌珍笑着看了她一眼。

其她三人闻言,都“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之后便听见竹儿说道,“傻梅儿,咱们主子当然是在想徐将军?!?

梅儿不解,“主子不是昨日才见过徐将军吗?怎得今日又想了?”

“这……”她们也不懂??!

凌珍笑着看向四人,“等你们日后有了心上人,就会明白本宫此时的心情了!”

四人闻言皆有些脸热。

梅儿摇头,“奴婢们要一直伺候主子的?!?

凌珍却不认同,她们又不是要一辈子待在宫里。

“伺候本宫也可以嫁人。待本宫嫁到将军府,就会帮你们物色人选?!?

小小的打了个哈欠,凌珍继续道,“如果你们有了喜欢的人,一定要告诉本宫,省得本宫到时候乱点鸳鸯谱?!?

“本宫有些乏了,先睡一会儿!”

四人虽什么都没说,可嫁人的种子却在她们心里生了根。四人给凌珍卸妆宽衣,伺候她歇下,才轻手轻脚地收拾好绣篮,退了出去。

午膳时,兰儿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见凌珍睡得正酣,又悄悄退了出去。

因着昨夜和徐翰飞“约会”睡得晚,所以凌珍这一觉睡到了未时初。

她小手在枕上抓了抓,缓缓撑开眼睛,“来人!”

侯在外间的兰儿和菊儿听到声音,连忙进来,福身施礼,“主子醒了!”

“几时了?”凌珍的声音响起,夹杂着刚睡醒的沙哑。

“未时一刻了?!本斩咚当吆屠级黄鹚藕蛩鹕?。

“主子可是饿了?”兰儿一边给凌珍穿衣一边说,“午膳一直给您备着呢!”

“倒是有些饿了,”凌珍点点头。

“奴婢去传膳,”兰儿福身退了出去。

……

用过膳,凌珍坐于窗前,继续绣先前的香囊。

这香囊,她一共绣了两个,稍小点留给自己,另一个稍大点的送给徐翰飞。

此时,安静的寝宫里只能听到飞针走线的声音。凌珍熟练地穿针引线,很快,第二个荷包也绣好了。

荷包的样式很简单,绛紫色的包身,用金线在上面绣了一个福字,再用黑线钩边。

凌珍认认真真地打量两个荷包一番,大眼里闪过狡黠。她用绛紫色的线在大荷包背面右下角绣了一个珍字,而这枚荷包,是送给徐翰飞的。

绣完两个荷包,凌珍亲自将晾干的月季花瓣装进去??醋磐旯さ南隳?,想象着徐翰飞与自己戴上去的样子,她脸上绽开甜蜜的笑容,还真是,有些期待呢!

……

距离狩猎节结束,已经有好长一段时日了。凌珍觉得,她该去找她父皇兑现她的奖励了。主要是,她想和徐翰飞出宫约会!

这日,天气凉爽,碧空如洗的蓝天上,云彩摆着各种各样的造型。

凌珍心情愉悦地走在通往龙乾宫的路上,她暗想着,该和徐翰飞去哪里玩!

龙乾宫(凌肃的寝宫)。

凌珍跪地,“给父皇请安!”

“起来吧!”凌肃亲自将人扶起,他下了早朝,回寝宫换身常服,马上还得去御书房批奏折。

遂,他开门见山地问道:“珍儿此来所谓何事?”

“珍儿来此,是向父皇兑现狩猎节时,给珍儿的奖励!”凌珍亦开门见山地回答。

凌肃神色认真地想了一想,他记得,凌珍当时要的奖励是:出宫游玩一日。所以,“珍儿想出宫?”

凌珍面含期待的点头,“是!”

凌肃了然地点头,他的女儿自小就爱玩又主意多,“珍儿想什么时候去?”

“珍儿谢过父皇!”听他这样问,凌珍就知道他是答应了。她朝着凌肃标准地一福身。

“就,这个月十五吧!”每月初一十五为朝廷休沐日,徐翰飞那天应该有空。

“好,朕会替珍儿安排好!”凌肃说完就朝门口走,“朕还要去御书房,珍儿跪安吧!”

凌珍跟着他往外走,“父皇,珍儿还有一事!”

凌肃没有停下来,“珍儿有事去找你母后说吧!”

“好吧!”凌珍站在原地小声说道,“反正和母后说也是一样的?!?

……

九月十四,晚,珍霞宫,书房。

凌珍将刚刚写好的信塞进信封里,不确定地对着空气唤了声,“映春!”

一个黑影一下便闪到她的书桌前。

饶是凌珍已经提前做好了心理准备,可乍见一个黑影窜出来,也依旧觉得害怕。

她咽了口唾沫,强作镇定地将信递给映春,“这是给徐将军的信!”

映春面无表情却也恭敬地接过,“殿下请放心!”

说完,她就如来时一般,一闪就消失不见了。

凌珍轻拍了拍略有些受惊的心脏,才起身离开书房,回寝殿歇息。

……

九月十五这日,凌珍早早起身收拾妥当。用过早膳,她便身着便装,带着期待的心情,带着梅儿一起前往皇宫的北门,怀远门。

“主子,您瞧那门口候着的人!”离得老远,梅儿就出声提醒。

凌珍仔细一看,嘴角便止不住的上扬,脚下的步子也不自觉地快了起来。

同样的,那人也远远地就看到了凌珍。他嘴角微微上扬,迎上主仆二人的方向。

待到近前,他抱拳施以一礼,“公主殿下安!”

凌珍浅笑,虚扶,“徐将军免礼!”

没错,接到?;す鞯钕旅孛艹龉挝裰?,正是徐翰飞。

徐翰飞站直身体,端端正正伸出手,“殿下请!”

凌珍颔首,走在最前面,后面跟着徐翰飞和深深觉得自己很多余的梅儿。

在上马车时,梅儿强烈要求自己与青山一同赶车。她可不想坐在马车里,影响主子和徐将军的相处。

待坐到马车里,凌珍与徐翰飞才“没规没矩”地并排而坐。凌珍按耐不住,颇有些激动地开口:“快说说,怎么回事呀?”

徐翰飞一只手揽着她的腰,一只手握着她的小手,徐徐开口。

原来那日,凌肃让凌珍去找崔婉馨之后,凌珍便真的去了。

到了凤坤宫,凌珍便将刚刚在龙乾宫与凌肃的对话复述了一遍,然后才提出自己接下来的要求。

她的要求就是,此次微服出宫游玩,不想带一堆护卫,只想要一武功高强且稳妥之人?;?。

崔婉馨当晚就替凌珍传达了她的要求,而凌肃得知她的要求之后,唯一想到的人,就是徐翰飞。

因此,?;す髅孛艹鲂械募杈奕挝?,就落到了徐翰飞的肩上。

“原来如此?!绷枵浣房吭谛旌卜傻募绨蛏?,“你说,我这算不算是歪打正着?”

“你呀,这是傻人有傻福!”徐翰飞眼带揶揄地笑看着她。

凌珍撅唇,“可不就是傻吗?昨夜里还兴致勃勃地给你写信约你今日见面呢!”

徐翰飞笑着低头,照着她撅高的嘴就香了一口,“我的珍儿可不傻,我的珍儿是这世间最聪明的女子!”

凌珍被他哄得心里美美的,原本撅高的唇变成了唇角微扬。

徐翰飞目光一直锁在凌珍的脸上,见她面露笑意,他的心也跟着柔软起来。

他紧了紧放在她腰侧的手,“珍儿今日想去哪儿玩?”

凌珍轻轻撩开窗??醋磐饷娴慕值?,“我也不知道!”出宫本就是想和他见面,约在品茗居也是因为那里有包间,方便两人单独相处。而现在这种情况,她也不知道该去哪?

徐翰飞顺着她的视线向外看,这个时间,商铺和摆摊的小贩才刚刚预备营业。

“不如,我今日领着珍儿,去我们未来生活的地方看看如何?”

凌珍的注意力都在外面还不算热闹的街道上,乍一听他这样说,她没能理解,“我们未来生活的地方?那是哪儿?”

徐翰飞拉过凌珍的手,窗幔便放了下来。凌珍转过头看他的脸,“那是哪儿?”

徐翰飞将她的两只小手握到他的一只大手中,另一手宠溺地刮她的小鼻子,“珍儿好好想想,我和你未来一起生活的地方,会是哪儿呢?”

这回凌珍反应过来了,他和她未来一起生活的地方不就是将军府吗?

她瞪大眼,吃惊地看着他,“你要带我去将军府?”

“没错,”徐翰飞好笑地看着她的反应,不就是带她回府吗,有那么吃惊?他略一挑眉,逗她,“怎么,珍儿不愿意?”

“哪有!”凌珍立即反驳,她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会不愿意。

“那就好!”徐翰飞抱住身边的女子,对着外面的青山吩咐道,“回府!”

     

手机同步首发不限小说《重生之公主嫁到》

使用手机访问 //m.zhizihuan.com/book/4180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m.zhizihuan.com/book/4180/746223 阅读此章节;

  • 上海博物馆藏明代艺术珍品展在俄罗斯开幕 2018-08-19
  • 百场出战彰显为国争光正能量(体坛观澜) 2018-08-16
  • 万建民院士科研团队用自私基因模型揭示水稻杂种不育现象 2018-08-12
  • 湖南省益阳市牵手第十二师二二一团举办“湘疆情深 爱洒兵团”捐赠仪式 2018-08-12
  • 兵团第十二师三坪农场“民族团结一家亲”让亲戚越走越亲 2018-07-30
  • 有道数学连续5周获App Store推荐 2018-0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