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非你不可

360黑龙江时时彩 www.pqp9g.cn 发布时间:2018-07-04 14:07:24|字数:2291

崔攀深邃的眼眸总是望不见底,从我见到他第一眼开始,就觉得他浑身充满了神秘的气息。

我看不懂他,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虽然有时候觉得自己对他有几分了解,却又全部都是假象。

见他喝了几口粥,抬起头的目光静落的望着我许久。

能感觉出来他想说话,却又因为一条短信打断了。

他眯着眼睛凝视了一会儿手机频幕,挥手叫来一旁的保镖说了几句话。

过了不到五分钟,崔攀站起身对我说,“吃完上楼换衣服,我带你去一趟缅甸?!?

临走时,我将家里的电话线都拔了。

缅甸属于热带,偏偏又赶上多雨的季节,气候闷热又潮湿,一下飞机,就有一辆加长款的迈巴赫来接崔攀。

他身边只带了我和两名保镖,上了车后,司机给我递来消毒过的白色毛巾,用并不标准的国语热情道:“崔先生的女朋友真漂亮,应该很不习惯缅甸的气候,一会儿到酒店房间有空调,先洗个澡休息一下?!?

我的衣服早已经被汗水浸透了,满身的燥热,多亏穿了一件颜色较深的衣服,材质比较轻薄的,也照样映出了里面的花纹。

崔攀依旧穿着一身经典的黑色衬衣,袖口微卷至手臂,露出古铜色的皮肤。

一路上他都闭着眼睛,鬓边连汗水都没有,闷热下他也并不烦躁。

车子颠簸了将近半个小时,司机恭敬的为我们拿着行李,将我们安顿好在酒店后,附身在耳边跟崔攀说了几句话,笑着将一张名片拿出来,递给崔攀。

说是晚上八点,他们老板在豪华的中心酒店宴请,表示欢迎。

司机走后,崔攀随身携带的两名助理统一将房间里各个角落拿着仪器检查了一遍,看看有没有监视器什么的设备。

检查了二十多分钟后,我从浴室洗完澡出来,用白色毛巾擦着头发时,见保镖已经恭敬的离开了。

我转过头刚准备说话,看崔攀手上拿着一件特别优雅的长裙,抹胸过度的颜色。

从领口一直到裙摆,一共分为四个颜色,上面都镶嵌着闪亮的钻石。

我一手摸上去全是货真价实,才能在灯光下显得更为璀璨夺目。

光这一条裙子上估计都有上百颗真钻,不知道这样一条裙子,价值多少。

我估摸着附和我的尺寸,就比划在身上问崔攀,“难道是专门给我定做的?!?

见崔攀点了点头,我喜出望外,“真的?“

偌大的酒店房间,水晶灯蜿蜒直下,看崔攀高大的背影朝我压过来。

他抬起手,挑起我一缕头发,轻轻挽到我耳后,声音低沉道:“邓楠,今天晚上,我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不会很难,但非你不可?!?

缅甸的桃花酒店位域大海中央,四面环水的岛屿上建立的露天餐厅,风景秀丽怡人。

尤其是晚上可以看水上表演的舞蹈,用歌声和优雅的舞姿结合大自然的美景,美不胜收。

晚上下着沥沥小雨,海风一吹特别凉爽,我穿了一件花色的裙子,后背全是用黑色丝带系的成的蝴蝶结。

因为海边潮湿,我只化了底妆,头发随意的扎起来,跟随着崔攀和两名保镖到了现场。

灯火辉煌的酒店全是穿着兔女衣服的美女端着托盘成排站着,她们各个长相娇媚,别有异国风情。

一张圆桌上,摆放的全是缅甸当地的特色菜,看上去颜色特别鲜艳,就是味道很吃不惯。

我听崔攀说请他吃饭的男人是负责缅甸珠宝进口的老总,手上很有实权,跟他合作生意也有一段时间了,从没出现过错漏。

他为人精明却不死板,属于大事比较上心,特别能开得起玩笑的男人。

见我和崔攀赴宴,他热情的亲自过来迎接。

略长的黑色碎发轻挡住眉梢,深邃的桃花眼特别迷人,高挺的鼻梁和绯色的唇,穿了一件丝麻制的衬衣,很有质感,淡蓝色的搭配着九分裤,看上去特别帅气。

我只抬眼,就微微愣了神。

见他的目光也一时停留在我身上,眉心略动才缓过神,对崔攀笑道:“都说攀哥的女人,一个赛一个的漂亮,比我们缅甸的选美皇后还要更胜一筹?!?

男人选情fù,最重要的是面子,把你带出去最起码要打败百分之九十九的女人,不论穿着长相还是外貌。

不然凭什么让他留你在身边,穿金戴银的享用不尽。

崔攀虽然占有欲很强,但听见别的男人夸赞,心里还是很高兴。

轻柔的用手环抱住我的腰,笑了笑说,“叫权先生?!?

我反应过来后,装作镇定的一笑,大方的伸出手,自我介绍道:“权先生,你好,我是邓楠?!?

“邓楠?!彼锤茨盍艘幌挛业拿?,最后唇角好似露出无奈的微笑。

跟我礼貌握手后,对崔攀做出请的手势,“四个小时飞机,路途劳顿,崔老板肯亲自来一趟缅甸,真是我的荣幸,快请上坐?!?

圆桌上最有地位的人肯定是坐南朝北的位置,崔攀一直是缅甸的最大客户,显然也给缅甸花了不少钱,还出资建造了一尊纯金的佛像,足有八米高,金碧辉煌,成为了震庙之宝。

服务员开了一瓶82年的拉菲红酒,价格昂贵,我笑着站起身从服务生手里接过醒酒器,微笑的恭谨先给权先生倒了一杯红酒。

带有诱huò迷人的香味涌入他的鼻息,微微抬起头,微温的宝蓝色眼眸与我对视,让我想起17岁那年在学校旁边的酒吧门口。

暴雨下了三天三夜,整个杭州都陷入一股潮湿迂腐的味道。

那天夜里上过自习已经很晚了,我经过酒吧门前听见不少的异动声,转过身看见一个穿着灰色雨衣的男人。

他额头上受伤了,鲜血顺着鼻翼流了下来,将英俊的脸庞流成了两半。

我刚想询问他需要帮助吗,就看见对面大厦顶层闪过一抹红外线,正对男子的眉心。

他失血过多,仿佛失去了意识,看他宝蓝色的眼眸涣散,疲累不堪的拖着身体。

我不知道他是谁,甚至不清楚他的名字,可我却义无反顾的大喊一声,“小心顶层!”

     

手机同步首发都市婚恋小说《情祸》

使用手机访问 //m.zhizihuan.com/book/4157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m.zhizihuan.com/book/4157/746235 阅读此章节;

  • 面膜混搭保养法 满足肌肤的不同需要 2018-12-07
  • 上海博物馆藏明代艺术珍品展在俄罗斯开幕 2018-08-19
  • 百场出战彰显为国争光正能量(体坛观澜) 2018-08-16
  • 万建民院士科研团队用自私基因模型揭示水稻杂种不育现象 2018-08-12
  • 湖南省益阳市牵手第十二师二二一团举办“湘疆情深 爱洒兵团”捐赠仪式 2018-08-12
  • 兵团第十二师三坪农场“民族团结一家亲”让亲戚越走越亲 2018-07-30
  • 有道数学连续5周获App Store推荐 2018-07-30
  • 408| 474| 727| 828| 983| 311| 833| 915| 450| 820|